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业务量下滑 有员工停工待岗 优信称经营遇到困难

来源:魅力邯郸网作者:发布时间:2020/3/3 4:16:00

  四年一遇的2月29日,本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但很多优信(NASDAQ:UXIN)员工的心情仿佛跌落到了谷底。“因优信公司经营遇到困难,您的岗位暂无工作安排,经公司讨论决定,于2020年3月1日安排停工待岗……”2月29日晚8点多,正在浏览朋友圈的优信在职员工王冲(化名)看到这封邮件时愣了10秒钟,然后快速地读完了其中的内容。
据王冲回忆,半个月之前,公司在一次会议中提到了“灵活用工”和“短期降薪”两种方案,随后针对其中的“灵活用工”方案征求了员工意见,有一部分员工选择不同意。此次收到停工待岗邮件的,正是当时不同意“灵活用工”方案的员工。按照“灵活用工”方案,员工每个月只能拿到工作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基本薪资。“应该只有1700多元,连房租都交不起。”一位收到停工待岗通知的优信员工说。
  “我是被停工待岗的”
从去年开始,王冲发现公司好几个熟悉的面孔不见了,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离职。直到2月29日晚上收到这封名为“优信停工待岗通知书”的邮件,王冲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那种感觉就像你原本稳稳地坐在一艘船上,现在因为船身承载不了那么多人,你要被丢进水里,我是被停工待岗的。”
让王冲不能理解的是,之前公司在征求员工意见时,自己已经明确表示不同意“灵活用工”的方案,为何最终等来的仍然是停工待岗。
优信在发给员工的停工待岗通知书中称:“停工待岗期间,公司将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并负担员工基本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待公司经营状况转好,则将安排您联系归队事宜。”这与此前的“灵活用工”方案基本一致。
一位优信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此次收到“优信停工待岗通知书”邮件的员工,正是之前不同意“灵活用工”方案的那部分员工。
从2月15日开始,“灵活用工”和“短期降薪”两种方案已经在优信内部实施。不过,当时被停工待岗的员工并非是征求意见时同意“灵活用工”方案的员工,而是由各个部门决定,几乎涉及各个部门,有的部门甚至占了一大半人。
然而,不少被停工待岗的员工认为,优信只发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是在变相裁员。“1700多元的工资在北京根本不够生活,很多人会撑不下去选择辞职,这样一来公司也不用赔偿。”上述收到停工待岗通知的优信在职员工无奈地说,自己甚至都有点羡慕去年被裁掉的那部分员工,最起码还有赔偿。
与被停工待岗的员工相比,被“短期降薪”方案的员工要幸运地多。根据该方案规定,所有M4及以上级别,降薪40%;所有M1-M3及P3-P5序列,降薪30%;其他层级降薪20%。
“公司M序列是管理层、P序列大多是研发等岗位,涉及的人数并不多,只占总人数的15%左右。”上述优信员工以自己的工资举例,降薪20%后,每个月会少领2000多元工资。
  日交易量骤减
在这封名为“优信停工待岗通知书”的邮件中,优信承认:公司经营遇到困难。
优信本身是以2B(面向企业实体)业务起家,但在发展中逐渐转向2C(面向消费者)交易,2C业务甚至开始成为其核心业务。“目前,公司的主要业务就只有全国购和优信拍了。”上述优信员工告诉记者,2B的优信拍业务被缩减了很多,今年2月在诚盈中心的办公点已经退租。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去年5月,优信在获得58同城战略投资后,将整个一成购新车业务全部砍掉,搬出了望京SOHO大楼,“偏居”距离不远处的利星行办公室。如今,优信再次“逃离”诚盈中心。
优信主推的全国购业务推向生死边缘。春节后,优信虽然推出了VR看车等一系列线上看车和购车流程,但从成交量来看并不乐观。“之前公司的日平均交易量可以达到300单多,现在只有80单左右。”王冲告诉记者。
针对目前优信的日交易量,记者向优信方面进行求证,但对方仅表示:“按照上市公司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不便披露。”
从此次优信停工待岗的方案也可以看出,交易受到的冲击不小。如,“灵活用工”方案针对的主要是以业务量直接关联的岗位。
去年以来,优信就在逐渐“砍掉”旗下业务。除一成购新车业务外,还有优信的金融业务。去年5月优信将二手车交易衍生的助贷业务与58同城的Golden Pacer进行合并。这意味着,优信将金融业务拱手让给58同城,换来了Golden Pacer 一定股权和1亿美元的现金。
一位二手车领域从业者向记者分析称,优信剥离金融业务后,意味着将金融与交易切分,短期来看是救命,却不利于长远发展。
从一成购新车、金融业务,到优信拍,再到全国购,业务的不断调整,也让优信的管理层动荡不断。
日前,优信发布公告称,公司CTO邱慧已经离开。公开资料显示,邱慧加入优信后曾参与孵化优信二手车、优信新车等产品。在此之前,优信CMO王鑫、COO彭惟廉、CSO井文兵等高管已经相继离开。
上述优信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最近又有两名总经理级别的高管离开。
  与58同城关系变微妙
在优信已经工作了三年之久的王冲,最近一年以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公司变“抠”了。
“去年是公司成立8周年,只在利星行办公室休息区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庆典活动,往年每逢司庆都会有大型的户外活动。”王冲告诉记者,创始人戴琨曾在一次内部演讲上称优信去年5、6月份差一点倒闭。
现在回过头来看,是58同城拉了优信一把。去年5月,优信接受58同城的战略投资,方式是58同城以1亿美元购买优信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同时58同城将有权向优信董事会提名一名董事,双方在流量获客、车源、车辆检测、大数据及SAAS服务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但当这次合作被披露后,外界都认为对优信来说这是一笔赔本的买卖。“当时优信很需要钱。”一位优信内部人士曾向记者透露,58同城答应投资后,优信就按照投资方的要求裁撤掉了一些不挣钱的项目和部门。
为了获得更多资金,优信随后又将旗下二手车交易衍生的助贷业务与58同城的Golden Pacer进行合并,并获得了1亿美元的现金。
曾经困难时期拉一把的“好兄弟”,眼下的关系变得微妙。在今年春节后,优信进行了一轮架构调整,其中由张建利出任供应商管理中心总经理、陈光出任客户营销服务中心总经理。
“去年优信将金融业务卖给58同城后,张建利和陈光也去了,不知现在为何又回来了。”据上述优信员工透露,当时优信金融业务部去58的很多人现在也离职了。
对于自身业务还未实现整体盈利的优信来说,靠发行可转债和出售业务来填补所需要的大量资金不是长久之计。公开资料显示,2019第三财季,优信营业收入约为4.61亿元,净亏损额约为2.67亿元。
持续跌落的股价,也让优信在资本市场似乎“捞金”无望。2018年6月优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9美元/股。然而,截至美东时间2月28日收盘,优信股价仅为1.67美元/股。这一股价,低于去年4月优信遭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强烈卖空报告后,创下的1.95美元历史最低股价。
业务量下滑 有员工停工待岗 优信称经营遇到困难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