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正文

响堂山石窟

来源:魅力邯郸网作者:发布时间:2019/1/26 2:05:00
响堂山石窟又称响堂寺石窟,坐落在河北省最南端的邯郸市峰峰矿区。属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石窟最初开凿于北齐时代(公元500—577年)。以后,隋、唐、宋、元、明各代均有增凿。尚有石窟16座,4000多尊雕像,石窟均营凿在山清水秀、环境优美的鼓山最优质的石岩中。石窟幽深,人们在山洞里击掌甩袖,都能发出宏亮的回声,故名“响堂”。响堂山石窟分南北两处,相距约15公里。因石窟群在山腰,人们谈笑、拂袖、走动均能发出铿锵的回声,传名响堂山石窟。现存石窟16座,摩崖造像450余龛,大小造像5000余尊,还有大量刻经、题记等。它是河北省现已发现的最大的石窟,也是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为国家AAAA级景区,四星级森林公园。2012年11月份,响堂山风景名胜区晋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特点河北省现已发现的最大的石窟
所在地点邯郸市峰峰矿区鼓山
建立时间北齐时代
中文名响堂山石窟

形制种类


响堂山石窟
响堂山石窟
中心方柱塔庙窟:有南响堂第一、二窟,北响堂第四、九(以下简称南一、南二、北四、北九窟,其它类同),窟平面方形、平顶,中心为方柱,三面开龛或一面(正面)开龛(北四、南二),后壁上部与洞窟后的山体相连,下部形成低矮甬道,供礼佛时通行。窟内四壁凿佛龛,前壁正中为窟门,门上有明窗二,明窗间平浮雕大型帝后礼佛图(北六)或阿弥陀净土变(南一、南二),均以场面宏大,场景壮观为特性。
中心方柱塔庙直接继承了云冈中心塔柱窟的形式,只是将云冈繁复、琐碎的“三层或五层每层三面每面各凿一佛龛的楼阁屋檐形中心塔柱”的形式改为“三面(或一面)每面开一佛龛”的简捷、明快、大方的中心方柱的形式,从而体现出了北朝石窟中心柱窟由繁到简的发展趋势。
三壁三龛佛殿窟:有南三、五、七、北三。窟分前廊后室(南七、北三)面阔为三间四柱,明间正中开窟门,次间各开大龛,龛内雕踏山力士像,明间上部为印度式拱,次间额枋上为一斗三升拱。窟檐雕出仿木结构建筑形式的滴水、圆椽、筒瓦等,瓦垅上有八层叠涩基,基上浮雕大型山花蕉叶覆盖窟顶,大蕉叶拥托覆钵丘,丘上雕出象征塔刹的双层火焰宝珠。窟内平面方形、穹隆顶,正、左、右壁各开帷幕帐形龛,龛内雕一铺三尊(南五)、五尊(南七)、七尊(北三)像,窟顶浮雕莲花藻井及飞天伎乐,地面浮雕大莲花,莲花中间置博山炉(南五)窟门两侧刻大番卷草纹和连珠纹,上部刻飞天。
这种窟的形制基本上因袭了北魏后期龙门产生的三壁三龛窟(如龙门的石窟寺、魏字洞等)形式。
四壁设坛窟:分方形平面平顶(南四)和方形平面覆斗顶(南六)两种,这种窟的主要特征是四壁设环坛,坛上圆雕造像。正、左、右壁为一铺五身或七身组合,前壁窟门两侧坛上雕力士像。
这种窟形,在过去的研究中,也将它与三壁三龛窟划入一类,这种形式在北朝石窟中属于新样式。隋唐以后的龙门石窟才出现。

历史沿革


响堂山遗存大量摩崖刻经,是北齐时期最重要的刻经地之一。北响堂第2窟天统四年(568年)至武平三年(公元572年)晋昌郡开国公唐邕所写刻《维摩诘经》、《弥勒成佛经》、《孛经》,有《唐邕写经碑》记载刻经经过,该碑保存良好,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向来为中外文物、史学研究者所重。
北齐时期,以邺(河北省临漳县西南)为都城,以晋阳(今山西太原)为陪都。鼓山地处太行八陉之一的滏口陉,这里山清水秀,石质优良。崇尚佛教的北齐皇帝高洋便下令在此地开凿石窟,修筑行宫,兴建寺院,以便于他来往于晋阳和邺时避暑、游玩和礼佛。现今,皇帝的行宫早已荡然无存,寺院也残破不堪,而凿在岩壁上的一座座佛龛雕像却保留了下来。
北齐以后,隋、唐、明各代共凿6个窟,规模都不大,雕刻装饰也比较简单。此外利用北齐洞窟内外岩壁 还开凿有不少造像龛,其中隋龛近50个,最早为开皇四年(公元584年),唐龛约300个,以武周时期居多。两处石窟均有附属建筑群,北响堂石窟下方的常乐寺遗址占地7000平方米,内有宋塔、经幢及宋至民国年间的石碑、造像。南响堂石窟附近有宋塔及楼阁、殿宇等。1986年清理南响堂石窟外檐,于第 2窟门外露出隋代的《滏山石窟之碑》,记述该窟始建及北周灭法等重大事件,是有关响堂山石窟营造史的重要发现。
1957年建立响堂寺文物保管所。1981~1982年邯郸市、峰峰矿区两文物保管所合作对石窟进行全面调查实测,建立资料档案,并先后维修了窟群的围墙及殿宇等 附属建筑。1989年开始维修南响堂石窟。
响堂山石窟、佛像、花卉等雕刻,美观大方,其雕艺承前启后,是中国石窟艺术发展史上从大同云冈到洛阳龙门过渡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研究中国佛教、建筑、雕刻、绘画及书法艺术的重要宝库之一。

研究工作


响堂山石窟
响堂山石窟
最早对响堂山石窟开展研究工作的是日本的学者长畈大丁。1922年,他曾先后三次考察了响堂山石窟。并在日本发表了调查报告。
1935年中国学者开始对石窟艺术这一领域开展研究,国立北平研究院史学考古组徐炳旭、顾颉刚老先生选择的第一个研究点不是敦煌云岗龙门等石窟,而是选择了响堂山。
他们带领学生在南、北响堂进行了拍照、拓片、记录、整理了有关造像题记,校刊刻经、编制碑目、文字记录现状的工作,其后印行出版了《南北响堂及其附近石刻目录》一书,确认了响堂是以北齐石刻为主的石窟群,这是中国国内研究响堂的最早著作,也是中国对石窟寺艺术研究的创始。
1936年11月,营造学社刘敦桢继徐炳旭、顾颉刚之后又考察了响堂山石窟,其主要观点阐述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中,同年,日本学者水野清一、长广敏雄也对响堂进行了为期七天的调查,并出版了日文版《河北磁县河南武安响堂山石窟》一书。其后著名学者王去非,刘慧达、苏白、马世长等对响堂山石窟都进行过调查和研究。这是已知的在世界上出版响堂山石窟专著5本,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新中国考古学上第一个博士,也就是北京大学考古系博士李玉群先生的博士论文就选择了响堂山和邺城的佛教艺术。此外在美国日本意大利台湾韩国等高等院校也有专事响堂山石窟艺术研究的学者。日本著名陶瓷学者、大阪市立美术馆馆长蓑丰的爱人蒋人和女士数十年来一直倾心于响堂山石窟艺术的研究,并在中国国内外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响堂山石窟艺术不仅深得学者们的宠爱,而且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 早在1956年这里便成立了专门的保护机构——响堂山石窟文物保管所(峰峰矿区文物保管所的前身)。1959年,周恩来冒雨参观了南响堂,并对第七窟(千佛洞)内的飞天,伎乐等造像给予了高度赞赏,并指示当地负责人要保护好这处艺术宝藏。因此,在“文革”期间,响堂山石窟免受了灾难。1961年,响堂山石窟正式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3年“响堂山石窟:复原和还原”得以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立项并正式启动。项目的运作从两个方向同时展开:一是传统的艺术史研究;二是运用新的数字科技制作三维立体模型,为响堂山石窟和流失的石刻建立一个图像数据库。研究中,响堂山石刻和其他北齐时代的美妙艺术令美国人震撼。
2007年,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获得中国国家文物局批准,在响堂山石窟内开始数码摄影,三维扫描工作则由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负责完成,工作重点是北响堂刻经洞。对三维模型进行纹理映射,把模型和照片对应、整合到一起,实现真颜色和实感,完成三维模型。通过信息处理,项目组成功找到了刻经洞北壁主要造像的头和手,以及佛台上丢失的浮雕;东壁和南壁的两个菩萨头也逐渐面目清晰。
2011年2月26日,一个名为“昔日回响:响堂山佛教石窟寺展”的特别展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赛克勒美术馆盛大开幕,展览的名字恰好和响堂山的“响”字对应,颇耐人寻味。大约一个世纪以前,位于中国河北省境内的响堂山石窟开始遭受到大规模的盗窃和破坏。流散各地的精美石刻聚集一处重新展出,20世纪以来还是第一次。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